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生活资讯 > 社会万象

李咏去世61天,哈文发博伤感:这一生最重要的只有两个字

发表时间:2018-12-27 08:57:29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关注:

 我们只有一次的缘份,无论这辈子我和你会相处多久,你一定要珍惜共聚的时光,下辈子,无论我们爱与不爱,都不会再相见。周末,浏览网页,看到一条消息,李咏去世57天,哈文发微博:除了这一生,我们又没有其他时间。

看了之后,莫名心酸。

 

有人说,这句话的意思是,哈文从悲痛中走出来了,要振作起来,珍惜余生。

 

我理解的意思却是,我们只有这一生,失去了,就再也没有机会重新来过。

 

但无论哪种,都是,这一生最重要的只有珍惜。

 

记得很多年前,有一天我听庾澄庆的新歌——《春泥》,唱得百转千回,让人动容:

 

那些痛的记忆 落在春的泥土里

滋养了大地开出下一个花季

风中你的泪滴滴滴落在回忆里

让我们取名叫作珍惜

……

 

我专门去查了一下,这首歌是伊能静作词的,彼时,他们还是一对恩爱鸾俦,真的是金童玉女般的组合。

 

后来,他们竟然分开了,再后来,他们又各自有了家庭。

 

也经常看到他们的种种幸福秀,但我脑海里,总会冒出张爱玲小说《半生缘》中那句最扎心的台词:我们回不去了!

 

不知道午夜梦回,当初两个说珍惜的人,想起前尘往事,会不会发出一声叹息?

其实,这个世间不懂珍惜的夫妻,有很多。

 

上个月,我去医院看一位远房二哥,他肝不好,已经有了腹水,我们去的时候,刚抽完,正昏昏沉沉地睡着。

 

他女儿在身边照顾,还带着一个一岁多的孩子,她解释说孩子奶奶身体不好看不了,老公在外地打工,都是自己带孩子。

 

我问:

 

二嫂呢,她怎么不在这照顾二哥,你带着孩子多不方便?

 

侄女叹了一口气:

 

哎,我妈昨天来看了一眼,留下了点钱就走了,说她很忙。

 

这也不怪我妈,她没和我爸离婚,已经很仁义了,我爸都做了些啥呀!

 

我沉默。

 

这位二哥,他真是荒唐事做尽。

 

早先年轻的时候,开了一个饭店,手里有点钱,就和服务员搞到一起,后来被发现后,就辞退了那个女孩子。

 

二嫂带着两个孩子,也没有工作,就忍了,只要他能够消停地过日子,这事就翻篇。

 

结果呢,不到半年,又和一个离异的女人搞到了一起,生意也做不下去,整天往外跑,后来,饭店的生意越来越萧条,不得不关了门。

 

那个离婚的女人看从二哥身上再榨不出什么钱了,就和他断了往来,迅速嫁了人。

 

二哥那会儿都四十多岁了,想东山再起干点啥真是很难,就东游西逛赚不到钱,整天借酒浇愁,喝成了肝硬化。

 

他也想挽回和老婆的关系,可二嫂早就寒了心,不再相信他一言半语,自己在村里的工厂打工,存钱养老,和二哥的夫妻名分早就是名存实亡了。

 

看着躺在床上的二哥,我心里感叹,不知道此时,他会不会后悔?


香港电台知名主持人梁继璋曾给儿子写过一封信,里面有一段话很感人:

 

我们只有一次的缘份,无论这辈子我和你会相处多久,你一定要珍惜共聚的时光,下辈子,无论我们爱与不爱,都不会再相见。

 

是的,在时间面前,每个人都苍白无力,没有来生,只有今世。

 

愿平安,愿康健,愿珍惜。

当初,母亲病重住院,我心里清楚,与母亲这一世的母女缘分就要走到尽头了,但我还要工作,只能尽量抽时间陪着她。

 

好在弟弟时间自由,每天几乎都是他守在母亲身边。

 

有一次,我和弟弟说,多亏你替我陪着咱妈。

 

他神色黯然,说:我不是替你,我是替自己,不知道咱妈还能坚持多久,多陪她一天,心里就踏实一天。

 

是啊,缘起缘灭,不是我们能把握的,我们能做到的,只是在因缘际会的时候,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时光。

 

哪怕有一天走散,也少一些遗憾。 

年龄越大,我越相信缘分二字,父母子女,夫妻手足,亲人朋友,无一不是一场场的缘聚缘散。


 

前几天,玲子突然打电话给我,约我见个面。

 

我约她到我工作室来。

 

虽然少年时的眉眼依稀,但眼前的玲子让我感到实在太陌生了,面对她,我有点恍惚。

 

她从进门来就滔滔不绝地说,介绍一种产品,原来她在做微商,想让我帮她在平台上推销。

 

说实在的,如果不是她有这事约着见面,估计就算在路上遇见,都不会认出彼此。

 

那个下午,我极力没话找话说,一会给她洗水果,一会给她冲咖啡,两个人夸张地客套,又虚假地近乎,其实,心里都明白,眼前这个人,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小女孩了。

 

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

 

送走玲子,我心里酸楚了半天,年少时的挚友,如今已成陌路,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 

我和玲子上学时,关系特别好,走到哪都像一对连体婴儿般,我俩无话不谈,和父母不说的小秘密,都告诉对方。

 

我们老是幻想着未来,说以后要考同一所大学,在一个单位上班,找老公最好是双胞胎的那种,我们俩就是妯娌了。虽说是年少痴话,却是真情实意。

 

一次考试,我成绩好,她成绩差。

 

我和几个同学说,玲子就是不会学习方法,她其实挺用功的。

 

这话也没啥,可被“有心”人艺术加工传到了玲子那,就成了我说她蠢笨,只配做差等生了。

 

她不再和我一起走,我和她说话也爱答不理,我也懒得解释,心说,有啥了不起,谁离开谁不行啊。

 

真的是年少轻狂,一点小事,两个人谁都不肯低头,每天见面都当看不见彼此。

 

后来分班,我和玲子就不在一个班了,再后来,听说她辍学了,回家给开超市的父母打下手。

 

一晃,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们再没联系过。


 


有人说,这是个流行失去的世界,可实际上,有时是人在风中,聚散不由你我,但有些失去,却是因为不懂珍惜。

 

前段时间,我中学的好友玲子来找我,一进门,她特别热情地拥抱了我,还给我带来了很多礼物。

 

我有些不知所措。我俩,有好多年没联系了,不知她从哪知道我的电话,和我联系上,说要来看看我。

最新评论 (本评论只代表本站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观点)

本信息共有条评论我要评价这条信息

用户:   验证码: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,请点图片更换    匿名 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,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。

最新分类信息